山东日报|褚君浩:手提式有线电电话机红外拍

2020-01-07 21:45 来源:未知

  在四周一片漆黑中,一个具有红外摄像功能的苹果手机,凭借感应被摄物的热量成像,就能拍出红外线照片。这种红外摄像技术在市场方面可以说十分成熟,可应用于手机、汽车、安检等众多领域。中国科研人员也掌握这种红外摄像技术,但在中国就是没有科研人员对其进行市场开发。这种红外摄像头在美国卖到400美元一只,市场十分火爆。这么大一个市场,中国科研人员为何没去开发呢?  阻碍科技成果转化,从“纸”变成“钱”,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缺乏驱动力。用于卫星、军事等领域的红外摄像头和遥感装置是国家重大科研项目,可研究所在完成科研工作后,往往就把它们束之高阁。即便是意识到它们在地沟油监测、金属探测、安检等领域有重大应用价值,科研人员、科研机构也不会轻易出手推动产业化。  这是因为,把科技成果开发成民用产品,有可能成功,也有失败的风险。有些科研人员觉得,有这个时间和精力,还不如多发表几篇论文,多做几个实验。争取科研经费是个“旱涝保收”的事情,科研成果产业化却要冒市场风险。如果相应的激励机制不到位,科研人员的成本和收益不成比例,他们为什么要去冒产业化失败的风险呢?  此外,经费支持也是个大问题。要想把科技成果从“纸”变成“钱”,光有论文是不行的,还得有成品。这个成品就需要科技人员花钱做出来。但谁来支持科研人员做这个事情呢?现有的政策还是以企业为导向,政府部门往往会斥巨资补贴企业用于研发的经费,很少提供经费给科研人员推进成果转化。事实上,一些企业戴上“高新技术企业”帽子,拿到政府补贴后并没有把钱用于再研发。我们是否可以借鉴国外有效经验,对于予以立项的科研院所直接提供科技成果转化的项目资助?  另外,科研成果根据水平高下,有原创性和跟踪性之分。如果以利润为导向,企业往往喜欢跟踪性的科研成果,因为国外有成功先例,可以引进,也容易“锦上添花”。而原创性的成果往往研发周期长,风险大,但成果可能也更大。这部分往往被市场遗忘了。对于这些“市场无形之手失效”的原创性成果,恰恰需要政府的“有形之手”来大力资助。  上海要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需要培育科技创新的原创能力,拥有核心技术和产业集群;拥有标志性的成果、科技平台和标志性的企业。其中,培育科技原创能力和掌握核心技术既是重中之重,也是工作难点。要在这方面有突破,需要政府更多支持。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可以让科研人员免除经济上的后顾之忧,更有动力去推动科研成果转化。

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用制度创新激励成果转化

  本文根据作者参加上海电视台东方财经浦东频道 《632观察》节目发言整理,缪文犀对本文亦有贡献。

用制度创新激励成果转化

阅读原文

——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成果转化小记

■本报记者 甘晓 黄辛

作者|褚君浩(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上海技术物理所研究员、本校教授)

1月25日,记者从中科院上海药物所获悉,该所2015年共有15项新药研发成果成功转让,合同总额超8亿元,达到前5年成果转化总额。

江西快3官网 ,来源|解放日报

自中科院开展“率先行动”计划以来,上海药物所作为“中科院药物创新研究院”的建设主体及中央级事业单位“科技成果使用、处置和收益管理”改革试点,开展了卓有成效的改革。

编辑|吴潇岚

上海药物所所长蒋华良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作为我国新药创制的‘国家队’之一,我们用制度创新激励成果转化,让这些高附加值的原创新药上市提速,激发科研人员创新热情。”

上海药物所研究员杨玉社记忆犹新,10多年前,手上一款抗菌新药“盐酸安妥沙星”的专利转让费,相当于自己几十年的工资。

“人才创新创业积极性不高,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激励不够,劳动价值和成果收益得不到有效体现。”蒋华良说,“要破解这个难题,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就是让科研人员的利益与科技成果转化紧密捆绑。”

2014年11月,财政部、科技部和国家知识产权局三部委联合在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合芜蚌自主创新综合试验区实行“中央级事业单位开展科技成果使用、处置和收益管理改革试点”,上海药物研究所被列为全国20家试点单位之一,试点时间为期一年。

蒋华良认为,在“科技成果管理改革试点”实施方案中,必须给科研人员“松绑”,让他们的收入与付出相匹配,包括科技成果转让或许可他人实施收益分配,奖励份额将大幅提升。

分配“新账”加速新药上市

为激励科研人员在成果转化上的积极性,上海药物所副所长叶阳算了一笔“新账”。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江西快3发布于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山东日报|褚君浩:手提式有线电电话机红外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