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去杠杆之十四-中国影子银行报告:银行的影子

2020-01-07 21:45 来源:未知

2014年以来,理财公司卷款跑路和P2P融资平台倒闭的报道不绝于耳,动辄上亿乃至数十亿民间资金暴露于风险中。一时之间,加强监管呼声迭起。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加强监管是必要的,但在出台监管制度之前,对这个备受瞩目的“非正式金融”市场,仍有几个基本问题必须弄清,如此方能发挥监管制度应有的作用。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第一,“非正式金融”的范围界定。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非正式金融”是与“正式金融”相对的一个名词。正式金融一般是指领取正式牌照并有明确的、正式的监管部门进行统一监管的金融机构及其经营活动。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非正式金融”是指不通过依法设立的金融机构来融通资金的融资活动和用超出现有法律规范的方式来融通资金的融资活动的总和。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和政策框架下,如果没有金融牌照,但又实际从事资金融通活动,这样的机构及其经营活动就可以划入“非正式金融”。这样的机构不仅包括上述理财公司和P2P平台,也包括一些没有受到监管的所谓基金公司、投资公司。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非正式金融的存在先于正式金融,是正式金融的初级或原始形态,正式金融来源于非正式金融,可看作是非正式金融经法制固化后的产物。在一定条件下,非正式金融可转化为正式金融,正式金融也可转化为非正式金融;同时,正式金融内部往往也不同程度地包含有非正式金融成分,非正式金融往往也承担着正式金融的任务。这种相互转化与包容,归根到底,是由实际金融需要与现实金融体系之间的矛盾引起的。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第二,“非正式金融”的生存空间。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有观点认为,从资金供给的角度看,现在银行业已经深入到社会经济的毛细血管之中,大大小小的银行已经基本覆盖了城乡,银行不但提供无风险理财,也提供基本的低风险理财,居民理财的需要可以得到基本满足;从资金需求的角度看,政府一直在督促正式的金融体系为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提供便利,融资贵、融资难的问题正在缓解。但是,基层的实际情况并不乐观。民间理财回报率和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高企,表明实体经济的资金需求没有得到满足。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正式的银行体系无法满足众多中小企业的需求,这不是制度问题,而是银行作为利益主体必须趋利避害的本能反应。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在我国这个中小微企业遍地的国家,尤其需要通过中小微企业的创业来接推动创新、吸纳就业,而正规金融体系在其正式监管制度不可能满足大部分这类企业的资金需求,因而“非正式金融”就有了生根发芽成长的空间。因此,如果“非正式金融”以地下存在的方式顽强生长,这将使问题更加复杂难解,单纯的关闭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第三,“非正式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关系。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非正式金融”一定程度上确实为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提供了条件,因此有人认为“非正式金融”是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的根本渠道,这是一个误解。现有的“非正式金融”,只能说在理论上解决了这个问题,在实际运行中并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首先,“非正式金融”的信用度相对于正式金融较低,资金来源成本非常高,资金流动性要求高,风险识别和内部管控能力薄弱,其资金在现阶段大规模投入到回报率较高的实体经济领域并不现实,而投入到房地产和资本市场更符合其初衷,这也是资金逐利的本能所致。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其次,“非正式金融”的资金来源持续性存在不确定性,一般只能从事短期融资,而实体经济的资金需求主要是中长期稳定的资金,因为一旦资金链中断,再好的企业也可能陷入财务危机而崩溃。现实中,“非正式金融”多扮演着过桥资金的角色,周期短而利率高,风险控制要求低,这是由它资金来源的内在本质所决定的。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再次,实体经济融资难并非是因为“非正式金融”的兴起所致,“非正式金融”的发展分流了正式金融体系的资金来源,但实体经济融资难并不是它的发展所造成的,而是因为正式金融体系在理论上无法完全满足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资金需求,这在世界各国都是一样的。因此,“非正式金融”的存在,只是在理论上为中小微企业提供了便利,但并不必然会流向实体经济。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引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是各国金融监管当局的目标,也是难题。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非正式金融”先于现有的法律制度而产生,发展到某一阶段完全有可能被纳入正式金融体系,就像当初小贷公司一样。当前的问题主要是“非正式金融”发展过快,在一个信用体系并不健全的社会环境里,资金融出方缺少专业知识且风险意识淡薄,资金融入方和平台中介方诚信意识和商业道德薄弱,因此才会产生大量的问题。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当前清理整顿“非正式金融”十分必要,需要及时出台相关监管规范。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对“非正式金融”的监管,不能走“做大做强”的老路,不能用“留大去小”的方式进行监管,因为“做大做强”不符合这种草根金融的属性。监管的目的,是使大量的“非正式金融”机构在制度规范下经营。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同时,监管应考虑引导资金尽可能流向实体经济,这就需要在制度规范上做文章,对资金流向的行业、单一主体进行比例限定,阻止其过度集中的趋势。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HGD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什么是影子银行:与美国影子银行高度证券化、衍生化的业务模式不同,中国影子银行由银行主导,实质是变相放贷和银行的影子,是金融机构创新、逐利与规避监管交错共生的产物。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2012年曾在《影子银行的内涵及外延》一文中对中国的影子银行做出初步定义:“从事金融中介活动,具有与传统银行类似的信用、期限或流动性转换功能,但未受《巴塞尔协议III》或等同监管程度的实体或准实体”。中国影子银行涉及的机构主要包括信托、券商、基金、担保公司、小贷公司、P2P网贷平台等非银行金融机构;业务产品包括信托计划、信托受益权、票据买入返售、同业代付、委外投资、资管计划、同业理财、银行表外理财、票据贴现、信托贷款、信贷资产转让、委托贷款、小贷公司贷款、P2P网络贷款等。

    中国影子银行产生和狂飙的原因。1)银行监管套利活动催生了表外和通道影子银行业务。随着利率市场化初步完成,银行存贷利差缩小,民营银行加入,银行间竞争压力增大。为了提高利润,银行将表内业务转移出表来规避资本充足率、存贷比、行业投向限制等监管。同时,为了规避宏观调控,银行将表内业务转移到表外或通道投向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和“两高一剩”行业。2)存款脱媒促使资金流向影子银行。居民财富增长,对资产保值增值的需求强烈,存款脱媒的压力增大,理财类产品应运而生,为影子银行提供了重要的资金来源。

    3)金融创新、监管放松、货币放水带来影子银行的繁荣,改革迟缓和过度刺激房地产导致实体经济回报率下降,资金脱实入虚加剧影子银行泡沫。4)中小企业融资难、金融抑制促使影子银行填补融资缺口。

    中国影子银行发展历程:一场业务创新与监管博弈的猫鼠游戏。第一阶段2008-2010:银信合作,银行发行理财产品募资、信贷出表,影子银行初具规模;第二阶段2011-2013:银信合作单一通道向银银、银证等多通道合作模式转化;第三阶段2014-2017:银信受限、银证被约束,银基接力,银银同业业务变异,多通道模式下套利链条拉长,影子银行继续狂飙突进。从监管套利的角度,每一个阶段,银行都寻求与监管阻力最小的通道(机构、中介)合作,通过理财产品或同业负债(含同业存单)等方式募集资金,借助通道将信贷资产转移出表、投资受监管限制行业企业及权益、非标等资产,由此带来相关通道业务及机构的爆发式扩张。由于国内金融体制与环境制约,中国影子银行业务主要依附于银行而存在,成为银行的影子。国内影子银行资金主要来源于银行表外理财产品和银行(同业)负债,资金主要流向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两高一剩”行业以及资金短缺的中小企业等实体经济领域和股票、债券、非标准化债权等资产。2015年以来,随着实体经济回报率下降,很多影子银行资金流向房地产,或滞留在金融体系内通过加杠杆、期限错配、信用下沉进行套利,形成了“同业存单-同业理财-委外投资”套利链条。

    中国影子银行的规模有多大:我们采用广义口径测算,2010年以前,中国影子银行规模在8万亿以下,此后飙涨,截至2016年底广义影子银行规模将近96万亿(剔除重复计算64.5万亿),是2016年国内GDP的1.28倍。这一结果是根据广义影子银行业务资产端规模测算得出。广义影子银行业务主要包括银行的非传统信贷业务、非银金融机构(证券、基金、信托、保险资管)的资产管理业务,以及少部分的其他融资类业务(融资性担保公司、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的融资类业务以及小额贷款公司、P2P网贷平台的借贷业务)。通过测算这三类业务资产端的规模来估测影子银行的规模发现,2010-2016年,银行非传统信贷业务资产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1.9%,非银金融机构管理的资产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43.6%,其他融资类业务对应资产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0.8%,在此期间非银金融机构业务的快速增长对影子银行规模膨胀贡献最大。2016年非银金融机构管理资产规模占比74.2%,银行非传统信贷业务资产规模占比17.8%,其他融资类业务资产规模占比8%。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江西快3发布于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金融去杠杆之十四-中国影子银行报告:银行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