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饰卖场接连关转停 市场渐呈亚健康

2020-04-02 21:57 来源:未知

2009年起,随着城市化建设进程的加快而导致灯饰照明市场需求的日渐扩大,作为买卖双方重要的交易平台的新兴灯饰卖场便在各地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来。如2010年,北京瑞丰国际灯具港、万家灯火建材城、天津环渤海集美家居购物广场、南昌阳光灯饰广场、南昌喜盈门灯饰广场、重庆灯巢等大卖场相继开业。尽管这些卖场定位高端,且在规模、装修档次等硬件上,乃至在入驻品牌、管理、服务等软件上,在当地都是首屈一指的,然而与百货、家电等其他行业的卖场、超市相比,灯饰卖场在管理模式、经营水平等方面仍存在着较大的差距。最近北上广一线城市几家大型灯饰卖场的倒闭,给业界一次又一次敲响了警钟。

南天国际刚散伙 又要关闭八方龙

早些时候,业界就有消息称,上海金丽广场灯具城因多方面原因而倒闭了。另外还有新浪微博消息称,温州矮凳桥东方灯具市场因生意惨淡,请求减租,各户主集体关门表示抗议。而这两个消息都不如上月解散的广州南天国际灯具城及即将关闭的北京八方龙灯饰城那么引人关注。

南天国际灯具城已解散

4月25日,据广州《信息时报》报道,灯具市场南天国际照明中心全线搬迁,预计将在5月底全部搬完。南天国际照明中心是广州较大的专业灯具市场之一,卖场大楼的一到三层为灯具市场,总面积约为三万平方米。该卖场位置很好,位于号称广州CBD 区的珠江新城花城大道1 号。当4月27日笔者赶到卖场时,发现卖场二三层已基本搬空,一层仅剩一两家商铺在营业。一层外围贴了大量“灯具清仓,低价平卖”的告示。当时还在营业中的卡迪欧负责人告诉笔者,他们于去年年底时就已经接到了通知,被告知该大楼的业主因要专业经营其他行业,所以灯具城的商铺都要搬离。至于搬迁后,用作什么用途,卖场大楼所有者广州市盈凯公司并没有对商户透露。今年伊始,各商家便陆陆续续搬走了。到笔者抵达前的一个星期,差不多全部搬完了,通往二三楼的扶手电梯4月22日就已经被三新物业管理公司封闭了。据悉,搬迁后,各家商铺将搬往不同地方,不会再在一块经营。

京城八方龙卖场将关张

5月7日,《北京晚报》报道称,有着“京城八大灯饰城”之一美誉、12年历史的八方龙灯饰城,将在5月12日迎来彻底的关张。卖场总服务台的工作人员表示,卖场要重新装修,4月1日起暂时歇业。而据该卖场B06店铺的店主透露,卖场不做灯饰了,改做花鸟虫鱼市场,他们被要求在4月31 日前彻底搬走。业界称,这是北京市受楼市调控政策影响颇深的家居行业出现的第一家关门的卖场。据相关资料介绍,北京西四环的岳各庄南桥,是京城知名的买灯淘灯之地,万隆汇洋、兴隆、八方龙三个灯饰城,分别盘踞在岳各庄南桥的东北、东南和西北三角,形成了“三足鼎立”的态势。目前,卖场内衰败萧条的景象随处可见:一层2/3的店铺已经撤出,许多店铺已是人去楼空,紧闭的玻璃门内只剩下空空的地板;剩余还在坚持营业的几家店铺也是满地狼藉,打包好的纸箱堆在角落,高低架摆在中间 ,仅存的一些样品上,更贴满了“特价清仓,成本价甩了”、“门面装修,最后大清仓”等特价标签,他们想最后上演一场倒计时“挥泪”式促销大战。早在3月初,八方龙卖场就已经发出通知,所有商户在3月31日合约到期后将不再续约,如果最后一天商户还没有把货品清理干净,卖场自4月1日起将直接关门,损失由商户自负。所以,商家们不得不亏本在卖,如果处理不完的话,最后就只能全部拉到仓库里。不少商户都是在附近寻找合适的地方,他们表示,初步打算在附近的万隆汇洋里找一间,尽管对面的租金确实贵,但毕竟离八方龙近。然而,位于岳各庄南桥的万隆汇洋灯饰城目前也比较萧条,付费送货的小面包车一字形排在灯饰城西门 ,司机师傅们常坐在车里晒着太阳打着盹,生意并不多。也有一些商户走得远的,到十里河灯饰城去了。

改弦更张原因多 众说纷纭逐个看

许多经营多年的大型灯具卖场、灯饰城忽然间解散或倒闭,有着外部和内部的原因。冰冻三日,非一日之寒。归结起来,不外乎以下五个方面的原因。

生意惨淡急转型

近一两年来,受国际次贷危机、产能过剩、成本上涨、国内房地产市场二次调控等诸多因素的综合影响,灯具建材市场一直处于低迷状态,纵使是处于往年的销售旺季,也是冷冷清清的“熊市”。以国内房控为例,诸如北京、嘉兴等城市,要求外地人若想买房就必须提供1年以上当地纳税或社保证明,否则就不能贷款。这条新规就像公路上的“禁行线”,把那些想在当地购房的外地人的“去路”切断了。这样一来,购房的人少了,装修的人自然也减少,那么购买灯具的人也减少,很多灯饰城或等数据卖场的生意自然而然就会变得越来越难 。有报道称,今年开年后,广州专业的灯饰市场如南天国际照明、安华灯饰城、大南路灯饰等市场,客流量并不大。再者,厂家的出厂标价提高了,零售价格如果也随之上调,只会减少客户数量。为了吸引顾客,商家只能给出更低的折扣。这也是经销商降低经营风险的唯一办法。对灯具销售商而言,营业额下降的同时,铺租、运费、商品成本等却增加了不少,而在当前的市场状况下,商家又不敢擅自涨价,于是只能苦苦支撑。据北京八方龙灯饰城的商家介绍,在岳各庄南桥这一带的三个灯饰城里,八方龙卖场本身就属于人气较淡的,生意一直不是很好,特别是去年下半年起,客流量越来越 少。在八方龙一些商家的印象里,前年的生意特别好,最近半年则是每况愈下,“都是限购闹的,大家都不买房了,谁还买灯装饰呢。”不少商家如是说。卖场二楼总务室的工作人员表示,卖场内的摊位已全部预订出去,租金是每天每平方米2.5元到3元,再加每平方米0.5元的物业费。4月1日后新商户已经进场装修,6月份重新开业。“灯具不好做,所以我们要转型,改做这一带没有的花鸟虫鱼、古玩字画,开拓差别化市场。”卖场工作人员的话,正好验证了许多商家关于灯具生意不好做只是卖场被迫转型的猜测。

硬件落后投入大

据有关调查统计,目前,在国内大中城市约有65%的灯具卖场是多年以前的老厂房、老建筑改造而成的。这些建筑的外观、造型陈旧,基础硬件设施严重落后,内部装潢布局不合理,这些都给购买灯饰的消费者带来了诸多不便。与此同时,在那些时尚摩登的新秀面前,显得黯然失色,完全丧失了竞争优势,处于被动挨打的劣势地位。久而久之,造成商户的流失。然而,卖场如果想提升竞争力,硬要给“老太太换肾”,投入大量的财力、物力成本对硬件改造、装修,在很大的程度上,会造成卖场运营成本的大幅度提升。紧随而至的是,卖场将以上涨10-30%左右的租金来平衡赢利差。

困难重重招商难

对于国内许多灯饰卖场而言,招商算得上是关乎存亡的第一要务,如果长期招不满商户,卖场内空缺过多,会影响卖场管理方的收支与运营,如果长期亏本经营,还不如解散了重新转型经营其他容易盈利的行业。近年来,尽管有种种不利因素的影响,依旧有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进入了灯饰卖场经营领域,这样一来,灯饰卖场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尤其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发达城市的竞争态势已呈现白热化。尽管国内灯饰市场这块蛋糕相当巨大诱人,然而过多的新来者的不断涌入与分食,导致商户与消费者的进一步分流;此外,国内外众多不利因素的影响与制约,不少灯饰商家不得不以紧缩、观望的消极策略来应对市场惨淡而面对的未知风险。有资料显示,在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还有不少的灯饰卖场尚存在着招租未满的情况。笔者曾到深圳华南国际工业原料城走访过,拥有38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的一号馆专门辟出好几层楼来做灯饰卖场。这些卖场的铺位原本是用来做皮革的,由于种种原因改为灯饰卖场了。但从地理位置、卖场面积等诸多因素分析,想要铺位招满是比较难的。再加上“免租2年、优先选位及现场登记享受2千元抵租券”等优惠措施,在一号馆满员的情况下每日需耗费水电及物管费十几万元。

江西快3官网,管理软肋成隐患

相对于百货、家电等行业而言,灯饰行业起步比较晚,显得比较年轻,也不够成熟,严重缺乏自身的高端人才储备,而大量引进的“外援”又对本行业不甚了解 。面对灯饰卖场人才的奇缺甚至是严重断层,越来越多卖场经营者深刻体会到高端经营人才已是“一将难求”。目前,大多数卖场只能通过加强培训、请厂家协助指导等内部培养的方式来缓解卖场高端人才的缺乏。

租金成本急攀升

目前,很多灯饰卖场都是以租赁的方式进行经营,没有自有产权。由于房价的持续走高,让续约时的租金涨价变成了铁板钉钉的事情。少则升10%左右,多则升30%左右,租金的高涨给卖场经营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许多卖场则把经营压力转嫁到了各个商家的头上,结果,进一步加深了商家与卖场的矛盾。4月温州矮凳桥东方灯具市场因要求减租而集体关门表示抗议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处理不当,该灯饰卖场解散转行也是迟早的事。

卖场商户鸟兽散 灯具保修成问题

卖场里的商户不做就不做,拉着自己的货物转战别处,或作鸟兽散即 可。而原先在灯饰卖场里买的那些灯具的保修找谁呢?消费者的权益由谁来保障呢?这个就不得而知了,希望有关的部门可以解决一下。

编后

灯饰照明的蛋糕固然诱人,然而卖场风云变幻,危机四伏。业界专家指出,未进入灯饰卖场的投资者,建议理性进行投资,已经进入卖场的投资者,建议做成了商场的模式,大力提升管理水平,努力在购物环境、服务等各方面都赶超百货商场,给消费者营造良好的购物环境,这样才能让消费者心甘情愿地掏腰包。而卖场内的商家也可以考虑进军电子商务,这样可以降低运营成本。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江西快3发布于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灯饰卖场接连关转停 市场渐呈亚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