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相恋的人的科学打开药格局

2019-11-04 11:25 来源:未知

小说作者:斑马宁

今天想了一天,不知道要写些什么,好不容易定下来了,就写我遇到的流浪猫里的其中一只——大白,聊聊我和它之间的故事。

01

初见大白,是我去一个新单位实习,在车棚停小电动车。正准备走,突然听到有“喵喵”的叫声,我扭过头一看,是只成年白猫,对着我叫个不停。我想它应该是找我要吃的。

奈何桥桥头极其阴冷,四周漆黑一片。

我挺喜欢猫的,可惜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养猫。我看着这只白猫,它不怕人,对着我叫个不停。听它这么叫着我有些不忍心,可我包里什么吃的都没有,一时不知道怎么办。

桥中间的婆婆把汤碗递给排队的人,还对每一个人都说一句投个好胎。

它叫了一会,见我也没有给它东西吃,只好走了。望着它远去的身影,我想起曾经遇到过的事情,那时我就暗下决心不能再轻易拒绝任何一只动物,否则我心里过不去。看着这只白猫,我做了个决定。

桑槐低头看了看自己肿胀发白的手,突然想到今天自己救一个落水女孩时因腿部抽筋而溺水身亡,他还记得湖水将自己淹没时脑子里全是汤贝的影子。

第二天我上班前买了火腿肠带去,它吃得停不下来。它也不走远,就在我脚边吃,我想流浪的日子不好过,之前应该吃不好吧。火腿肠不是什么多好的东西,对流浪的动物来说也许已经很好了。

不知道同事有没有及时赶到救下那个女孩,也不知道汤贝知道自己已经溺水死亡时会怎样……

后来,我在纠结好几天后,买来猫粮去喂包括它在内的几只流浪猫,我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大白。叫大白是因为还有个比它小点的白猫,小点的白猫我叫它小白。我给动物起名字实在不在行,除了大白、小白,还有小胡子,小警长,大胖,小玳瑁,胆小鬼……以后有机会再介绍它们。

桑槐其实有点后悔,他不该将她独自丢在那个世界。

单位另一个妹子也一起喂猫,我也因此认识了这个“喂猫友”,我们时不时会讨论几只流浪猫的事情。我觉得一件事情有人可以一起做,便不会觉得寂寞或者别扭了。

“喝了孟婆汤,我就会忘记所有的事吗?”站在最前面的格子衫男生的声音将桑槐的思绪拉了回来。

那几只流浪猫里我最喜欢大白了,因为大白最亲人,知道我们对它好,我们摸它也不会拒绝,就在那让我们摸。哪像小玳瑁虽然不怕人。可只要摸它它就一言不合伸爪子想挠人。也不像胆小鬼畏畏缩缩,人稍微靠近它都要跑开。

“前尘往事皆是一场梦,忘记是最好的解脱。”

我们喂得久了,大白也认识我们了,老远看到我们它都会跑过来,亲昵的蹭蹭我们。不过我有时候也想,它是在等我们还是在等饭咧?

“是啊,忘记是最好的解脱,谢谢你婆婆。”格子衫男生面色平静地喝下了孟婆汤。

大白性格好,没什么脾气,很亲近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它总是被别的猫欺负,个头比它小的猫都对它吼、赶它。感觉它不是太合群,看它被欺负我有时候都忍不住帮它。

“去吧,过了这桥,投个好胎。”格子衫男生听话地走了过去,他再回头时,面上已毫无表情。

有一天发现大白身边多了个好小橘色猫,听偶尔喂猫的阿姨说,这可能是大白的宝宝,那天我喂猫时我就摸着它的头问:“大白,你都有宝宝啦?”大白吃着猫粮含混不清的喵了一下算是答应了。

桑槐刚刚也问了婆婆同样的问题,可他不想忘记汤贝,于是便坐在桥头,拒绝喝孟婆汤。

大白的宝宝我给它起名小小黄,我是觉得大白这个妈妈(是滴大白是母猫)有时候心挺大的,小小黄还那么小,大白就让它自己出来玩,也不陪着它,我都担心万一不小心小小黄被车撞了怎么办。是我多心了还是流浪动物都是这么锻炼自己宝宝的独立能力的?

他突然想起自己今天去市场上挑了一只白猫准备送给她。路过湖边时,听到有人落水,他便冲了过去,也不知白猫现在在哪里。

大白也不是每天都来,我发现有段时间它没有来,一开始还担心它是不是出事了,结果过段时间它又回来了,我也就放心了。

“婆婆,我可以在世上多留几天嘛。”桑槐对婆婆说。

我们就这样一直喂着那几只流浪猫,期间也遇到过有的猫再也不出现了,也许是去别的地方了,还可能是遇到不测了,我不希望是后一种情况。

“天命不可违,你徒留在这世上,也于事无补,该走的留不得。”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和另一个喂猫妹子的聊天时突然意识到,大白怎么没出现了,我安慰自己估计它又是出去玩了吧,过不了几天就会回来的。可是一个星期、两个星期,它都没有出现。它也不管小小黄了,好几次我都看到小小黄一只猫在那里。再后来小小黄也不出现了,我才真的有些担心了,大白不会真的出事了吧,是出车祸了还是被偷猫贼偷走了?我都不敢再想下去。

“我还有些未了的心愿,我想去找一只猫。”

我找到喂猫的阿姨,她告诉我可能有这样一种情况:一个地方的流浪动物如果觉得这里猫太多粮不够吃了,它就会选择离开去别的地方,不和这里的流浪猫抢,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事情的。听阿姨这样说我也好受些了,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大白可以安然无恙。

排队的人皆笑他,仅仅只是为了一只猫不想离开这俗世。

后来我再也没有遇到过大白,我们这里也有新的流浪猫出现,大白却一直没有再回来。大白是真的离开这里了吗,想到还是有些难过,大白那么好,我甚至还想过如果能养猫我想把它带回家的。

“我知道你的事,我可以将你的灵魂赋在猫身上七日,但七日之后你仍要经受轮回之苦。”

再后来我因为种种原因没能继续留在那个单位工作,之后找的单位离原来的地方距离不近,我也不能喂猫了,想来挺不舍的。走之前我把之前买的没拆的猫粮交给那个喂猫的妹子,拜托她帮我照顾那些流浪猫们。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和它们的缘分也就到这里了,但至少我做到了我当初答应自己的事情:只要我留在那里一天,我便会继续喂它们。

“没关系,我只想陪着她。”

现在还是会想念它们,尤其想念大白。我在想如果哪天再见到它,它还能认出我吗?愿它一切安好如初,希望还会有人关心它。

桑槐说完,便逆着长长的队伍往回走。有些人静静地看着他,有些人摇头,有些人羡慕,但没人想错过最好的投胎时机。


02

时间仓促,就先写这些了,以后有机会我还会好好写写我和流浪猫的故事。我也知道对待流浪动物的问题上,现在社会上也有争议,我这个小人物做不了什么大事,我能做的就是尽我所能帮助这些流浪动物,努力让它们过得稍微好一点。

凌晨的风有些冷,汤贝有些醉了,她躺在出租车里,浑身上下十分难受。

她刚刚结束了一场应酬,这样的生活已经让她精疲力竭,从以前的滴酒不沾到现在的千杯不醉,这其中经历过什么大概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

收音机里突然传来周杰伦的歌,汤贝将脸看向了窗外,街上霓虹依旧闪烁。

她已经努力去忘记过去了,却总是在不经意间想起。她伸出手偷偷抹了把眼泪,今晚的天空一轮明月高高挂起。

出租停在了小区门口,汤贝踉跄下了车。她感到胃里一阵翻涌,一个白影从草丛里窜出来,吓得她立马清醒了过来。

汤贝仔细看了一眼,还好只是一只白猫,虚惊一场。

她看了看四周,加快脚步上了楼,只是白猫却一直跟着她,赶也赶不走。

汤贝无奈,打开家门。白猫却拿出了主人的姿态,拦都拦不住地进了她的家,纵身越上了沙发。

汤贝看白猫占领了她最爱的地方,瞬间一肚子的火,心想着怎么也不能被一只猫给欺负了。

只是她刚想走过去教训它的时候,却被桌子腿绊倒了,白猫打了个哈欠,装作没看到的样子,继续做它的沙发女王。

汤贝不觉得痛,她翻个身看着天花板,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流,还真是活生生被一只猫给欺负了。

时间突然像是静止了,汤贝干脆就躺在地上,房间里一片昏暗,冷得不像话。

“我本来可以嫁给你,做这世上最美的新娘,可你为什么要丢下我?”汤贝躺在地上哭出了声,她摸着手指上的戒指,心里着实疼。

可能是因为酒精的原因,汤贝没一会儿便睡着了,白猫伸了个懒腰抖了抖身上的毛,跑到她身旁舔了舔她脸上残留的泪水,然后窝在她怀里继续睡了。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汤贝顶着鸡窝头从地上坐起来,白猫也伸了个懒腰,抖了抖身上的毛。汤贝透过清晨的光看着空气中白色的毛,她一把拎起正在用口水洗脸的猫,开门扔了出去。

她打开冰箱发现什么都没有,便去厨房找了最后一桶泡面,泡好之后去洗漱。

汤贝家窗外有棵树,白猫顺着树干爬到跟窗户齐平的地方跳了房间,桌子上放着汤贝的面,它跳上桌子嗅了嗅。

汤贝听到客厅传来的一阵声响,然后,她看到刚泡好的面撒了一地,白猫正叼着一根面吃得正香。

她顿时像是炸了锅一般,那可是她的最后一桶面啊!

汤贝刚要教训它,脚上沾了泡面汤的白猫却从地毯上跳到椅子上又跳到沙发上,每一处都留下了污渍,汤贝更加抓狂了,最后在角落里捉住了它。

汤贝拎着它,有一种想把它掐死的冲动,她用含着泡沫的嘴巴警告它该回哪回哪去,她汤贝不是个爱猫的人,甚至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说完便再一次把它丢了出去。

她将所有的门窗全都关紧,看着一屋子的狼藉,微微叹了口气。

汤贝去楼下小摊吃包子,她素面朝天脚上还穿着拖鞋,她在一群大爷大妈中找了个空位坐下。

今天周末,天气很好,前面广场上大妈们正在跳广场舞。

她打了个超长的哈欠,突然余光瞟到一个白影。

汤贝立即低头看向自己的盘子,发现少了一个包子,而白猫正叼着她的包子逃离,还不时地回头看她。

“嘿,你个小东西,跟我杠上了是吧!诚心不想让我吃东西是吧!”汤贝起来去追它,“你别跑,快把包子还给我,说的就是你!还回头看!”

白猫叼着包子跳进了草坪里,一转眼就不见了,汤贝又在大叔大妈的哄笑声中走回自己的座位,“老板,我现在很生气,给我来一笼包子。”

“好嘞。”老板笑开了花。

“自从桑槐走了之后,汤贝就跟变了个人一样,以前被桑槐宠成了宝,现在……唉,真是可惜了!”

汤贝低着头听到大妈们的对话,嘴里的包子也变得有些苦涩。以前都是桑槐帮她买早饭,然后哄她起床……

现在,连只猫都欺负到她头上了,汤贝想到这,恶狠狠地咬了口包子。

03

“喵……喵……喵……”窗外传来一声声的猫叫,把正在补觉的汤贝惊醒了,她烦躁地将脸埋在枕头里。

白猫一直趴在窗台外,一声声叫着。

一会儿,门铃响了。

汤贝打开门,看到一位阿姨带着一个小姑娘站在门外,阿姨眼角的皱纹更深了点,比上次见到时似乎老了许多,小姑娘也比上次更加清瘦了。

“想着你今天休息,来给你送点吃的。”阿姨笑的时候皱纹更加深了。

“我不需要。”汤贝冷着脸站在门口,也没说让她们进来。

“唉,你不欢迎我们也是正常……”阿姨深深地叹了口气。

汤贝一直不说话,阿姨识趣地把东西放在汤贝面前,拉起小姑娘的手便准备离开。

“姐姐,都怪我,我真的希望你能原谅我。我每晚都会梦到桑槐哥哥,是我害了他。”小姑娘眼中豆大的泪顺着脸颊落下,实在是惹人心疼。

“我没有怪你,只是不想见到你们,请你们离开。”汤贝强忍着泪水。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小姑娘还在继续说着,哭得也更凶了。

江西快3,“我们会永远感激他的,他是镇上的英雄。”阿姨无奈摇摇头,拉着小姑娘离开了。

汤贝似乎被抽光了力气,跌坐在地上,眼泪忍不住涌出。

她想起那天看到桑槐尸体的那一瞬间,她整颗心剧烈抽搐,仿佛听到破碎的声音。湖面依然平静,但她的桑槐为了解救落水少女,而永远的离开了她。

她哭过闹过,骂过桑槐混蛋,责怪他怎么可以丢下她。但她知道一切都无济于事,最后渐渐绝望,浑浑噩噩过着糟糕的日子。

汤贝流泪的时候,听到一阵撕扯声。她擦了擦眼泪,抽泣着回头,她看到白猫正在啃箱子,它觉察到她的眼神,冲她喵了一声。

汤贝一脸黑线,连箱子带猫一起丢到楼下。白猫坐在箱子上,看着汤贝决绝转身上楼,它好像看到她偷偷抹了把眼泪,喵了一声便继续扯着箱子,寻找吃食。

其实汤贝自己也明白,阿姨和小女孩本来是无辜的,救人是桑槐作为一名警察的本分,但是很多事不存在原谅不原谅,只是心里不可能释怀,她不可能不去怨她们。

04

天黑了,摇曳的树枝,昏暗的路灯,熟悉的路口,却再也没有人会等待着给汤贝一个大大的拥抱。

汤贝一个人缓缓走着,在离家不远的地方,突然有人从后面捂住她的嘴,她吓得不敢乱动。

汤贝以为是劫财,慌忙从包里掏出钱包递给他,他却将钱包扔在了草地里。难不成是想劫色,汤贝心想着,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她低头看到那人手臂上有一颗黑痣,他的另外一只手在她身上乱摸。汤贝拼死挣扎,重重地咬了一口他的手臂,疼得他松了手。

“小李,你是疯了吗!”汤贝认出他是桑槐的同事。

“汤贝,你知道吗,桑槐第一次带你来见我们这群兄弟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你,现在桑槐已经死了,你需要其他的男人……”

“就你这样还有脸自称是他的兄弟,你不配!”汤贝慌张的想要逃离。

小李加快了速度追上她,汤贝叫了两声救命,又被捂住了嘴巴,由于力量悬殊太大,她被他死死地困住动弹不得。

“我真的好喜欢你。”小李近似疯狂亲吻着她的耳垂,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求你了,放开我。”汤贝哭着拼尽全力挣扎。

正当汤贝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一道白影极速冲了过来,像是这黑夜里的一道闪电,扑到了小李的脸上。

汤贝挣脱之后慌忙逃到房间,浑身颤抖着锁上门,又颤抖着双手拨通了110。

警察没多久就来了,抓到小李的时候,他的脸已经被白猫抓花了。他被带到汤贝身边的时候,正捂着受伤的脸呻吟,而白猫依然端着高贵的身姿。

小陈冲到小李身边,拳头重重砸在他脸上,要不是旁边有人拦着,估计小李这条小命就没了。

“嫂子,对不起,让你受惊了,等我把他带回去,一定好好教训他。”小陈对汤贝说。

“有你在我很安心,桑槐有你这样的兄弟是他的福气,也谢谢你们及时赶到。”

桑槐是一名警察,以前他是这个镇上的英雄,而汤贝从来都只是想让他做她一个人的英雄。

汤贝看着消失在路尽头的警车,松了口气。白猫走到她脚边,冲她喵了一声。她想,也许这是桑槐给她送来的礼物。

汤贝蹲下来,第一次把白猫抱在怀里,她决定要试着养它。

05

一大早,白猫就跳到汤贝的床上,边叫边舔她的脸。汤贝挣扎着揉了揉眼睛,白猫钻进她的怀里,往她身上蹭。

“大白,我去给你煎个蛋怎么样?”大白是汤贝给白猫起的名字。

“喵……”大白表示同意。

汤贝在厨房瞎折腾一番。

白猫嗅了嗅面前的盘子,立刻将头转向一边。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就是煎的有点糊嘛!”

“这可是我第一次下厨房,你好歹看一眼!”

“大白,你到底吃不吃?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喵……喵……”大白冲着汤贝叫了两声,继续将头转过去。

“你还有理了你,还敢跟我还嘴。”汤贝正准备教训一下这只傲慢的猫的时候,它却躺在地上装死。

“还敢装死,能不能做一只有气节的猫!”

大白没有回应。

“好吧,你快起来,我饶了你了。”汤贝戳了戳大白的肚子。

大白依旧没有回应。

“你快起来吃了这蛋,然后我就带你去超市买猫粮!”

大白突然醒了,重新嗅了嗅鸡蛋,勉强吃了几口。

汤贝笑了,养了只活宝,比自己还难伺候。

这应该是桑槐去世之后她第一次笑。

汤贝将大白装进包里放在身前,只让它露着头。

她买了许多菜,突然想要学一下烧菜。以前桑槐什么都会,她就只需要坐着等,他自然会解决一切。

路过猫粮区的时候,大白叫了两声。汤贝觉得这只猫聪明的不像话,她挑了一袋放进购物车里,它才消停。

汤贝还去了商场,买了一条男士大裤衩,跟售货员说越大号越好。她想自己一个人住难免有点危险,把大裤衩挂在阳台,别人也许会以为他家里住着一个彪壮的汉子。

回到家,汤贝便将大裤衩挂在阳台上。一回头正好看见大白正在袋子里搜寻它的粮食,汤贝无奈摇了摇头。

“你完了,你迟早会成为一个大肥猫。”汤贝将包装袋撕开,倒了一点在它的碗里,看它吃得津津有味,汤贝也拿了一颗塞进嘴巴里,“味道还真不错。”

大白吃完,就趴在地毯上小憩一会,厨房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吓得大白抬头看了一眼,盘子碎了,汤贝在叫,房间里飘散着糊掉的味道。大白继续躺下,对汤贝的菜并不抱有任何幻想。

最后,汤贝干脆将火关了,还是从老地方掏出一桶面,大概她的后半生只能靠康师傅度日了。

半夜,汤贝早已熟睡。

大白从猫窝里跳出来,爬到汤贝的床上,边叫边舔她的脸。过了好久,汤贝才醒过来,发现大白一直在叫。她闻着房间里的味道,突然清醒过来,立刻跑到厨房关掉煤气,然后打开所有的门窗。

她怅然若失地走回床上,大白窝在她的腿上。她抱起大白,搂在怀里。

在这深夜里,空荡的房间显得无比惆怅,此时月光照在她的身上,大白的毛色显得更加洁白。她抚摸着大白的头,突然就哭了出来。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江西快3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宠物相恋的人的科学打开药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