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晨报》:复旦“年夜饭阿姨”:除夕夜请留

2020-01-07 21:45 来源:未知

我两眼空空挥挥手,依旧回去继续跟书打交道。刚开始还开开心心的送别,顺便也可以帮同学收拾收拾行李什么的,到最后连没来得及收好的东西连带没卷好的铺盖都一手包了,谁叫我不必为这等事烦恼,自然要为同学分忧解劳了。

周亚平今年52岁,一身上海阿姨的普通打扮,短发、声音清脆,急的时候说话有点像倒豆子。

“可是到时候楼里一个人都没有,黑洞洞空旷旷的你不怕么?”某人乙以天使之面孔言恐怖之言辞。

记者在复旦南区宿舍园区采访时发现,“年夜饭”阿姨确实不少。“不能说每个人都是,但大部分是。”复旦学工部张兴老师说。“我这个宿舍楼今年有5位同学不回家,我都打听清楚啦”,复旦南区宿舍园区1期10号楼的宿管员刘署萍说,今年春节如果轮到自己值班,就从家里带点年货请同学们一起吃;如果休息,就请同学到家里吃年夜饭。说起宿舍楼的孩子们,朴实的刘阿姨一脸笑容:“他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平时谈个恋爱,也会把朋友带过来给我看。”

终于不必再去为车票而烦恼了,很是轻松得意。

熏鱼、酱牛肉、松子黄鱼、肉丸子、菌姑炖鸡汤……好吃的菜,还得要周阿姨家里热腾腾烧出来。周亚平一家三口最近刚搬家,在之前那个只有35平方米的家里,她曾4次请留校生回来过年。“大年夜,如果孩子一个人留在楼里,怪冷清的。”周亚平在复旦做宿管员的每月工资1200多元,她说,自己本来就爱热闹,请学生们到家里来吃饭,也不过是多双筷子的事情。“多跟同学们接触,我心态也变年轻了”。

而所未想到的是,在春节到来之前,在北京市各大高校发起了一系列关心留校大学生的活动,组织学生一起观看电影,并且发放过年经费,我自然就成了其中受惠一员。与此同时,北京市各大报纸媒体走进高校学生当中进行采访,原本以为单调的生活顿时忙碌并且有活力起来。

“买不到票,就留下来陪阿姨过年”,看到园区内贴出的这则公益广告,周亚平觉得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楼里哪些是贫困生,哪些在上海没有亲戚,我都晓得。”周阿姨说,如果大学生不回家过年,那么宿舍楼就是他们的家,宿管科阿姨就是孩子的妈妈。“留下来陪阿姨过年”一句话,让周阿姨觉得既有意思又很温馨。事实上,在复旦做宿管员8年以来,请留校学生吃年夜饭,已经成了周亚平的春节固定节目。其中,有4年的大年夜,周阿姨不值班,打听到有留在楼里过年的同学,她就请他们到家里来并张罗一桌好饭菜。如果正好轮到自己值班,周阿姨就把菜带到宿舍楼,请同学们到值班室边吃边聊。“在楼里吃菜就比较简单了,因为不能违规用电器,只能带点冷菜或者用微波炉转转”。

哼哼哈哈一番,实在不想再重复我那从一开始宣布不回家到现在已经重复过无数次的理由:车票太难买了,路途太远了,其实最想做的事情实在这个假期好好看书。

大厨老公准备至少10个菜

江西快3,一、放假之前 过年不回家

周阿姨请学生吃年夜饭,底气很足,因为她家里有一个“秘密武器”老公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厨!说起老公的手艺,周亚平一脸自豪。请学生吃年夜饭,周阿姨的老公使出浑身解数,每年起码要做10个菜,摆满整个圆桌面。“提前一天买好菜,所有的菜都在家里烧”。

而随着春节的接近,回家的人逐渐减少,校园里原本随处可见的人影也成了稀罕之物,今年的冬天雪很少,但是一样很冷。

当初座上宾回味松子黄鱼

三十晚上,学校组织了留校学生一同在培训楼三层共进晚餐,作为代表的同学还上台领了助学物资。在校领导的发言与祝酒词之后,这顿年夜饭便开启开来。陪同学们一同吃年夜饭的还有校长及书记辅导员等人,过年的气氛洋溢在觥筹交错的欢声笑语之中。

对话宿管员

晚上,喧闹归于宁静,绿园的雪早已化去,天空却飘起了若有似无的小雪,远处响起了爆竹声,在隐约的雪里,天际升上了璀璨的烟花。

采访中,周亚平几次叮嘱记者:“别把我写得太好,我们复旦的阿姨都很好的。”她说,工作时经常要在宿舍楼查房,排查违章电器,管得很多,有时候也挺罗嗦的。“请学生吃年夜饭的,也不只我一个人呀!”

第一次在外边过年,已经在脑袋里演习了无数遍,终于真正摆到我面前了,还真没什么概念,于是决定就跟平时一样过好了。看看书,看看电视,乘图书馆还开的时候泡泡图书馆,同寝的人怕我无聊,连游戏都为我找来了一堆,难道还怕闲着吗?

毕业于复旦法律专业的小李是最让周阿姨惦记的老留校生了。小李来自河南,家庭比较困难,“寒假她基本不回家,留在上海做家教”。春节那几天,也许是为了省钱,小李哪都不去。周阿姨平时就经常请小李到家里做客,还给她买羽绒服,一到过年,小李更是成了周家的座上宾。“有一年,她还带了男朋友过来,那个小伙子也很不错。”

得意兼大气的这么一宣布,以为全天下的人都应当知道了,谁知道随着放假的日子愈来愈逼近,问的人反而愈来愈多。同样一句话说第一遍的时候还能理直气壮,说到后来就变成气虚了。

常邀留校生回家吃年夜饭

嘿嘿嘿。

在复旦做宿管员8年,在不值班的4个大年夜,“年夜饭阿姨”周亚平把留校大学生带回家吃年夜饭;值班时则把饭菜带给宿舍楼里的学生。眼看又要过年了,这两天她又开始在楼内“排摸情况”,了解哪个孩子过年不回家。

“买票了吗?”在放假之前,同学之间最喜欢问的就是这一句话,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是在下课之后还是在忙得焦头烂额的考试之后。就跟那句“吃了没离了没”一样成了同学间的日常用语,而为了车票的事情而忙得东奔西转几欲抓狂的人也是随手抓一大把。于是乎,我的轻松惬意也就成了特立独行,同样一句话问到我这里,回答反应就大不一样。

“买不到票,就留下来陪阿姨过年”这几天,在复旦大学南区,一则公益性的广告成了复旦师生热议的话题。南区3期19号宿舍楼阿姨周亚平看了也觉得很贴心,这则广告道出了她的心里话。

偶尔在十二点五夜之后发现自己还气定神闲地待在水房对着镜子,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周亚平:别把我写得太好

“怕……什么。”我心里暗暗打起小算盘,每天在天黑也就是六点之前,将洗漱诸事统统解决,到时候就窝在被窝里看电视听音乐读小说,看它还能恐怖到什么样!

昨晚,记者试图联系小李,她的老公范先生说,小李正在英国留学。范先生就是当年那个陪小李去周阿姨家的小伙子,回忆起2004年在周阿姨家吃的那顿年夜饭,他仍然对那条酸酸甜甜的松子黄鱼念念不忘。“我们当时在上海也不认识什么人,过年不回家,人就像飘在半空中”,范先生说,周阿姨请他们回家吃饭,感觉非常温暖,浓浓的人情味让他们一下子就踏实了。

“我走了,先给你拜早年了。”某丙拉着箱子背着皮包,挥手跟我作最后的告别。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江西快3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新闻晨报》:复旦“年夜饭阿姨”:除夕夜请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