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基本原则

2020-01-27 19:39 来源:未知

2013年5月12-14日,由南京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承办的“第五届‘两岸三地语文教学圆桌论坛’暨散文教学主题报告会”在南京师范大学随园校区成功举办。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缪建东教授、学科建设管理办公室主任喻平教授、社会科学处处长秦国荣教授、教育科学学院院长顾建军教授、课程与教学研究所所长杨启亮教授等出席了开幕式并作了发言。来自港澳台与大陆的专家和中小学语文教师近千人与会。

                         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基本原则

本届会议有三个议题:1.在中小学语文教学中如何解读散文作品;2.在中小学语文教学中如何进行散文教学;3.对文言文作品如何解读和教学。会议分为圆桌论坛和主题报告会两部分。

                                                 曹公奇

第一部分为圆桌论坛,多学科专家、学者、中小学教师围绕论坛主题进行了学术研讨。论坛从以下四个方面探讨了散文教学的相关问题。

                          (宝鸡市教育局教研室,陕西 宝鸡721004)

一、什么是语文教学中的散文

      【摘要】针对目前中学语文在教学内容方面存在的混乱现象,从语文课程的特性、语文课程标准的要求、学生学习的认知情况、文本体式的特点、教材的助学系统等方面,结合具体文本,全面系统地论述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基本原则,为教师在教学时实际选定语文教学内容,提出了具体可靠的原则依据和参考帮助,从而真正提高语文教学的效率。

南京师大杨启亮教授提出关于散文教学的两个问题:1.对散文的文体概念如何界定?2.散文是否能够融哲学理性与诗人情怀于一体?这两个问题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上海师大王荣生教授认为,散文教学无疑是语文教学的主角,散文在中高考的语文试卷里也占有半壁江山。散文文体是中国独有的文体现象,具有典型的中国特色。但我国散文研究仍存在诸多问题。福建师大孙绍振教授认为散文具有审美、审丑、审智几种类型。这一观点为散文文本的教学和解读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引起了学者们的热烈讨论。

        【关键词】语文教学内容选定基本原则

二、如何解读语文教材中的散文作品

        中图分类号:G63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2-2155(2017)01-0027-05

这一主题的讨论聚焦于散文解读的“标准”。孙绍振教授认为文本解读没有统一标准,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无论怎么读,总是哈姆雷特,不会读出罗密欧。因此,我们追求的应当是哈姆雷特的“最哈姆雷特”。真正的文本解读,应当推敲作者进行散文创作的具体情境,以作者的身份进入文本,与文本对话。台北东吴大学教授郑明娳以在台湾语文教学中产生巨大影响的《背景》为例,分析了朱自清进行该文创作的历史背景和具体情境。南京师大汤振刚教授以萧红的《祖父的园子》为例,对文本解读进行了分析,批判了散文教学中的“过度解读”,指出文本解读一定要尊重作者,尊重文本。上海洋泾中学校长李海林教授认为,散文的作者、读者、文本、事件四要素是内在统一的,散文解读的最高境界是同时读出这四要素及其内在联系。

       王荣生教授关于语文教学内容的选择和确定问题提出十多年来,中学语文界进行了许多有益的研究探讨。但是,目前中学语文的教学现状依旧,许多语文教师并没有意识到教学内容选定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教学过程中存在着随意性、盲目性,没有语文课程特性的考虑,没有整体学段的考虑、没有年级层次的考虑,没有单元教学的考虑,没有文本特殊性的考虑,没有学情的考虑,想起什么教什么,教到哪里是哪里,常常以“课文内容”代替“教学内容”,以人文性内容作为语文教学的全部内容,对于文本所包含的内容不会取舍选定……致使语文教学始终效率不高,备受各界诟病。

三、怎样进行散文作品教学

       “课文内容”不等于“教学内容”。课文内容本身并不是语文教学的内容,它只是我们学习语文的凭借。所以,叶圣陶说:“语文教材无非是例子,凭这个例子要使学生能够举一而反三,练成阅读和作文的熟练技能。”[1]通过这篇课文可以学语文,通过另外的课文也可以学语文,不能把这个“例子”当做唯一的学习内容。

扬州大学徐林祥教授提出了三个问题:1.散文教学与诗歌、戏剧、小说等文体教学区别何在?2.进行散文教学与否,在中小学语文教学效果中差异何在? 3.小学、初中、高中等各阶段的散文教学是否有别,区别何在?南京师大黄伟教授认为,散文作为一种特殊文体,其教学需要教师具备一定的散文知识和解读技巧。香港教育学院何文胜副教授提出,散文研究如何为散文教学服务?散文教学的深度与适度又当如何把握?何教授结合散文教学课例阐述了他对散文教学的理解。江苏省教研室语文教研员朱芒芒结合中小学课堂教学实际提出,散文教学应当遵循散文阅读规律,让学生在阅读中感受作者情感,教师应根据现场教学的特点选择恰当的教学时机。

       鉴于此,在研究语文教学内容选定问题时,我们力争提出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一些基本原则,为语文教师在选定语文教学内容、实施教学时提供依据和帮助。

四、语文教学的问题与使命

        原则一:根据语文课程特性选定教学内容

江西快3,杨启亮教授针对中小学语文教学的问题,从教学论原理的学科视角对当下的本土语文教学进行了富有使命感的追问:1.文理科的教学特点不同,理工科的发现探究型教学模式是否适用于语文教学?2.许多人一味模仿国外教学方法进行中国本土语文教学,中国语文教学区别于外国语文教学的特质何在?3.如何解释许多理科大师为何国学功底深厚?在理工科大师的成长奇迹中,中国传统语文究竟起到了怎样的作用?4.有的学生因喜欢语文课而喜欢语文,而有的学生虽喜欢语文却厌烦语文课,语文教学究竟问题何在?5.语文教学应达到何种目标,价值何在?既然书法的真谛在字外,那么语文教学的真谛是否也在课外?杨启亮教授这一连串的焦灼叩问,表达了他对当下中国传统语文教学现状与问题的强烈关注与深切焦虑,也使得与会的专家和教师陷入了深度反思。

       语文课程有其本身独特的特点,是一门争议较大、最具特殊性的课程。语文课程不像数学、物理、化学、政治、历史、地理等课程那样具有完整的知识体系和严密的逻辑关系,语文教材也不像别的教材是章节式的,而是文选式的。而文选式教材中的每一个文本,它所表现的内容五花八门,各不相同,导致了许多以“课文内容”为主的语文教学,比如教学《动物游戏之谜》,就一心只探讨动物游戏原因的几种假说,并就此展开讨论、争论,完全不顾作为一篇科普文章,语文教学应该引导学生从中学些什么;教学《包身工》,就专门探讨包身工这种制度的根源、危害,甚至现代社会一些用工制度的问题,就是忘了作为语文学习应该教与学的内容。这样以“课文内容”为主的语文教学,严重偏离了语文教学的轨道。

会议的第二部分为主题报告会,分小学场和中学场,分别在南师大附小、南师大附中举办了系列学术报告和系列公开课,特邀三地的专家学者向中小学教师进行系列学术报告,并针对中小学教师的散文教学课例进行专家点评。会后,部分专家赴南京晓庄学院与该校师生进行了座谈。

       即使有些教师在教学生学习语文的内容,但因为不会取舍选择,照样存在很多问题。我们要学习的语文知识,它散布在教材的一篇篇文本中。文选式教材的每一篇文本,都涉及到语文知识的方方面面,诸如字、词、句、段落、篇章、语法、修辞、文学知识、文体知识、文化知识、阅读、写作、综合性学习等等,语文教学中如果不能根据语文课程特性去选择和确定这些教学内容,势必会造成每一篇课文的教学都在重复语文教材和知识的方方面面,势必会形成什么都教都学了,结果什么也不会的局面。

“两岸三地语文教学圆桌论坛”是由上海师范大学、香港教育学院、台湾师范大学等发起并主办的连续性年会。本届年会由南京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南京市教研室等承办。福建师范大学孙绍振教授、上海师范大学王荣生教授、吴忠豪教授、扬州大学徐林祥教授、香港教育学院梁敏儿博士和何文胜博士、台湾东吴大学郑明娳教授、台北教育大学孙剑秋教授等两岸三地专家和学者参加了本届会议。本届会议在我国语文教育界产生了热烈的反响。

      著名特级教师钱梦龙说:“语文作为一门具体的课程,它在中小学设置的目的是什么?它自身的任务是什么?答案其实很简单,就是对学生进行本民族语的教育;具体些说,就是通过读、写、听、说的训练,培养学生正确理解和运用祖国语文文字的能力。这样为语文课程定向,就可以减除多年来强加给语文课程的许多‘非语文’的额外负担,使语文课的教学目标变得比较简单,不再‘乱花迷眼’。”[2]

        语文课程的特性,决定了语文教学要以“言语运用”为核心,要摒弃那些人为的“非语文”的东西。黄厚江老师就说:“所谓把语文课上成语文课,就是要以语言为核心,以语文学习活动为主体,以学生的语文综合素养为目的。语文课就是要在感悟语言、解读语言、品味语言、积累语言、运用语言的过程中,培养学生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培养学生健康丰富的情感,培养学生的人文素养和审美情趣,培养学生的独立人格和伟大情怀。”[3]

       特别是在文学作品教学中,更要以品味语言、学习语言为核心,通过语言来理解文学作品所表达的思想感情。王荣生教授说:“在文学鉴赏中,‘品味语言’不是一个独立的阅读过程,它与理解、感受同步进行。换句话说,理解、感受的过程就是品味语言的过程。”[4]他又强调:“‘品味语言’所要品味的,不是‘用于积累’的脱离语境的所谓‘好词好句’,而是那些在具体语境中贴切地表达意思、意味的字词和语句。其中所品味的,不是‘好词好句’的‘精彩’——给它们贴上‘生动’‘传神’等标签,然后画出记住,而是这些字、词、语句在具体语境中的含义。”“品味语言,实质是发掘文学作品中字里行间所蕴含的意思、意味。”[5]像教学小说《祝福》一课,分析祥林嫂和鲁四老爷的人物形象特点,只是根据大致的情节,笼统地、概念化的概括人物性格特点,不能抓住描写人物的关键词句,如对祥林嫂的三次外貌描写,特别是对其眼睛的集中刻画来品析人物形象;也不能抓住人物自身的独特语言,如抓住鲁四老爷的几次“可恶,然而……”去细细品味、琢磨,也就能品出人物的形象复杂特点,而不是概念化的术语。

       所以说,根据语文课程的特性,立足于语文课程的根本,以品味语言、学习语言为核心,选定语文教学内容,就不会走向偏差,就不会把语文课上成“非语文”课。这是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一个基本原则。

       原则二:根据“课程标准”选定教学内容

       “课程标准”是国家意志的体现,是语文教学的纲要,我们一切的教学活动都必须遵循的“标准”。“ 课程标准”关于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这个核心目标也一直很突出,这是我们选择教学内容的一个基本原则。

       张秋玲老师认为:“追索现代语文教育的百年历程,‘言语运用’的观点非常清晰。1904年《奏定初等小学堂章程》中规定:‘中国文字其要义在使识日用常见之字,解日用浅近之文理,以为听讲能领悟、读书自解之助,并当使之以俗语叙事,及日用简短书信,以开他日自己作文之先路,供谋生应世之需要。’[6]1912年的《中学校令施行规则(摘录)》明文规定‘国文要旨在通解普通语言文字,能自由发表思想,并使略解高深文字,涵养文学之兴趣,兼以启发智慧。’[7]《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版)要言不烦地写着‘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课程。’[8]无论是史实,还是现实均以无可争辩地事实确证了‘言语运用’是语文教学内容的核心。”[9]

        2011版《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和《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除对语文课程下了确切的定义、明确了语文课程的核心素养以外,还对语文教学做了有许多要求。

       《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指出:“语文课程致力于培养学生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提升学生的综合素养,为学好其他课程打下基础。”[10]在阅读目标中又要求:“在通读课文的基础上,理清思路,理解、分析主要内容,体味和推敲重要词句在语言环境中的意义和作用。”[11]“随文学习基本的词汇、语法知识,用来帮助理解课文中的语言难点;了解常用的修辞方法,体会它们在课文中的表达效果。了解课文涉及的重要作家作品知识和文化常识。”[12]《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也指出:“能感受形象,品味语言,领悟作品的丰富内涵,体会其艺术表现力,有自己的情感体验和思考。”“应该让学生在广泛的语文实践中学语文、用语文,逐步掌握运用语言文字的规律。语文教学应该注意汉语言文字的特点,重视培养语感和整体把握能力。”[13]这些表述,都是对语文教学内容的相关要求。

       根据课程标准的相关要求,选定语文教学内容,得到语文界的广泛认同。王荣生教授指出:“‘教师即课程’,意味着教师可以走‘语文课程标准——语文教学——选择语文教材’的线路,依据学校、班级、学生的实际情况对教科书进行适当的‘剪裁’,甚至大幅度地增删取舍,重组自己的教学内容。”[14]

       人教版必修一的《别了,“不列颠尼亚”》是一篇新闻报道,教学时,就应该把教学内容的重点放在通过对新闻事实的分析和结构的学习,了解这则新闻事件和细节的典型意义、事实与观点的相互关系以及这则新闻的价值取向等方面,而不是把教学重点放在播放一下香港回归的视频,说说香港的屈辱历史,只是让学生了解了这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时刻,而没有从语文、从新闻的角度学到什么。因此,《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指出:“阅读实用类文本中的新闻,应引导学生注意材料的来源与真实性、事实与观点的关系、基本事件与典型细节、文本的价值取向与实用效果等。”[15]其他的文本的教学也是如此。

       “课程标准”是教学的纲领性文件,在进行语文教学内容选定时,我们必须遵循其规定的原则和要求。

        原则三:根据学生学情选定教学内容

       王荣生教授特别重视根据学情选定教学内容,他说:“教师根据学生的具体情况,将课程专家提供的‘一般应该教什么’转化为‘实际需要教什么’,将教材专家建议的‘通常可以用什么去教’转化为‘实际上用什么去教’。关注与学生实际的契合,这是‘语文教学内容’的本来含义。”[16]

       依据学情是选定教学内容的一个重要原则。学生的学情,从大的方面来说,就是学生学习语文的基本情况,即阅读的数量、阅读的习惯、解读的能力、思维的方式等等;从小的方面来说,就是学生面对一篇具体的文本,哪些是不喜欢的,哪些是喜欢的,哪些是自己能读懂的,哪些是读不懂的,哪些是读不好的等等,都要了解清楚。学情分析是一个具体细致的工作,对于“学情的分析,如果不是具体到每篇课文学生所具有的学习经验,比如,他们已经懂了什么,已经读出了什么,他们还有哪些不懂,还有哪些读不好,感受不到,实际上就等于没有做学情分析。”[17]

       只有对这些学情分析具体细致,选择教学内容时才能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来确定教学内容,教学时才能因材施教。“老师要教的,是学生不喜欢的地方,是学生读不懂的地方,是学生读不好的地方。”“不喜欢的地方,使他喜欢;读不懂的地方,使他读懂;读不好的地方,欣赏不了的地方,使他读好,能够欣赏。这是我国优秀语文教师成功的经验。”[18]

       如果是我们自己班的学生,我们对学情可以了解得更清楚些。如果是借班上课,那我们也需要大致了解一些学情。所借班级的学校总体属于哪个层次,所借班级的学生是否学过了要教学的课文,学了哪些方面,学生的基础怎样,学生对我要教的这课,哪些会了,哪些还存在问题,这些都是我们选定教学内容的学情依据。教学《雷雨》,首先要了解所教班级,有多少学生读过《雷雨》全剧?或者有多少看过《雷雨》电影?学生对戏剧常识了解多少?戏剧塑造人物方法是什么?对节选的这部分内容能读懂多少?哪些地方是难点?……调查了解清楚了学生对《雷雨》的基本状况,这样才能根据学生的实际去选定教学内容,或者重点赏析人物的对话,或者重点学习矛盾冲突的构成,或者以课文为例学习戏剧的基本知识等等。

       只有立足于学生的学情状况,去解读文本,去选定教学内容,才能贴合学生实际,才能收到教学的效益,否则一切就是盲目的。“站在学生立场解读文本,教师除了要理性地处理好自己的解读和教学内容之间的关系外,还要立足不同学生对象选择合适的阅读教学内容。”“学生需要是选择教学内容最重要的出发点。要知道学生需要什么,教师就必须首先站在学生的立场去解读文本。”[19]而且,对于学情,要细细了解,全面掌握,针对具体教学文本,了解学生的认知状况,就像王荣生教授说的那样:“了解学情,并不是指对学生的情况泛泛而论,而是要针对某一篇具体课文,去探测学生的学习经验——哪些地方读懂了,哪些地方没读懂,哪些地方能读好,哪些地方可能读不好。”[20]只有这样,才能准确了解到真实的学情,才能根据学情去选定教学内容,这是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一个重要原则。

        原则四:根据文体特征选定教学内容

       不同的文体特征,决定了教学内容选定的不同。文学作品中的小说、散文、诗歌、戏剧,实用文中的说明文、议论文、新闻、演讲词等,因为各种文体特征不同,选定的教学内容自然也就不同。即使相同的文体,也要根据具体文本的不同特点去选定教学内容。

        依据文本体式选定教学内容是研究语文教学内容选定问题的重要思路。阅读教学的首要任务是文本解读。文本的教学解读,与其他类型的文本解读不同,它立足于语文教学,不同于学院式的研究解读或学术解读。所以,王荣生教授说:“什么是合适的文本解读呢?即要符合下面两个要求:第一,对这种特定体式的文本,阅读取向要‘常态’。也就是说,像正常人、像能读这样作品的人那样去阅读。第二,在特定的文本体式中,要运用符合这种体式的阅读方法。比如,符合诗歌阅读的方式、符合戏曲阅读的方式等来阅读。”[21]

       文本解读合适了,教学内容的选定就会准确、恰当,语文教学就会不走偏路。“好的阅读教学,往往基于合适的文本解读;不那么好的文本阅读教学,其原因往往是不顾文本体式,采用了莫名其妙的解读方式、阅读方法。比如散文,不管是什么体式的散文,不少语文老师都一律采用‘整体感知’‘重点段分析’‘词语揣摩’的模式,这样的‘文本解读’方式不出问题才是怪事。”[22]

       优秀的阅读教学,一定是遵循了文本体式特点来选择教学内容、来组织教学的。比如学习演讲辞,首先学习演讲辞的文体特征,其次是会运用这些特征,即会演讲或写作。这就是我们根据文体特征选定教学内容的基本原则。《纪念伏尔泰逝世一百周年的演说》是一篇演讲辞,选定教学内容时,就应该把重点放在学习这篇演讲辞的语言、形式上,其中的人道主义思想就渗透到对语言和形式的学习上。即使同一种文体的散文也要区别对待,不能全用所谓“形散神不散”的特征去衡量所有散文。比如《荷塘月色》《小狗包弟》都是散文,但《荷塘月色》是写景抒情散文,就要以通过景物描写来分析文本所表现的情感为主要教学内容;《小狗包弟》是叙事散文,就要以通过文本记叙的事件来理解作者的情感变化为主要教学内容。

        坚持以文体体式特征来选定教学内容,要注意这个文本体现出来的这种体式的独有特征,再从这些独有特征中,根据学情等其他因素,精当地去选定这篇文本的教学内容。

        原则五:根据教材的助学系统选定教学内容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江西快3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语文教学内容选定的基本原则